【清江】

月更选手。粉我的都是天使。

#魔道祖师#论坛体#现代pa下#

上篇这里:http://buzhifang.lofter.com/post/1ec4988f_126afb0e

填坑……

43L  含光君的小娇妻
论坛里妹子这么多的?
总之还是要问一问,究竟怎么才能变会回来。
44L
emmm……
【陷入沉思.jpg】
45L
楼主男朋友可能需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46L
我认为啊,上面那句猫语是关键。
47L
楼上莫名其妙给我一种解密游戏的感觉(……)
48L
……难道不是吗?
本来就是在认认真真的探(hu)究(shuo)真(ba)相(dao)啊。
49L
噫。
50L
……我怎么觉得这事简直属于灵异范围啊。
楼主男朋友到底经历了什么??
51L
并没有。
52L
画风一下从科学频道转到了灵异……
53L  含光君的小娇妻
上面还是有人说对了的,我们的确什么都没经历过。
54L
突如其来变成猫……???
55L
超现实的想象力无奇不有。
56L
毕竟上面给的惊讶似乎已经满值了,我就不信还有什么能比楼主是魏无羡更惊讶。
57L
楼上说的这么直白……那么我们就只能祈求这时候蓝氏风纪部不在了。
58L
2333当然不在了,要是他们在这个帖还能聊这么久吗。
59L
怕不是早就倒立去了。
60L
蓝家dalao们的倒立之恩呜呜呜。
61L
1551自从忘羡公布了之后含光君检查我们的作业比以前松多了,我告诉你们,拜夷陵老祖有奇效,比锦鲤有用啊QAQ
62L
算了吧非酋体质,不用拜锦鲤了,跪锦鲤都没用。
【给你一个非洲人的眼神.jpg】
63L
2333非怨无处不在
64L
不这不是运气,这是实力。
忘羡cp靠这我就能站一百年!!!
65L
楼上惊现直白cp粉,那么我现在就只能祈求这贴不要被封了(……)
66L
前面几位知情人士有什么日常甜饼公布一下吗……有点想磕。
话说这贴话题又双叒叕歪了。
67L
有,楼上交出帐号,我私发给你。有些东西真的很甜的(趴)
68L   思君不可追
含光君今天下午没有来啊……
69L
hhh小天使仔细看一眼上面,你会发现真相的。
70L
lz又消失了(。可能的确着急去忙这事了吧,贴都没空看的。
71L  思君不可追
……
72L
2333333333
73L
楼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捂嘴笑裂。
74L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hhhhhhhh
75L
其实他们真的贼甜,不过变猫……似乎还是很奇怪啊……
76L
甚至稍微有点诡异了……
77L
楼上二位说出我一身鸡皮疙瘩……有点吓人啊。
78L
没什么没什么,说不定是什么情趣操作呢(。)
79L含光君的小娇妻
@思君不可追 思追?
80L 思君不可追
是的,魏前辈。含光君……嗯,今天下午没有来。
81L 含光君的小娇妻
他下午来不了了。
82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思追小天使啊
83L
嗯……所以这么长时间了,那位还是没有变回来吗……
84L
看这反应,似乎还没有。
85L
是变猫病吗?
86L
嗯???
87L
好像这个会有时限的吧(……)
88L
等等我发个度娘链接。
〔链接—变猫病〕
似乎这还真是时限性操作,不过不太严重,应该会好的。
89L
emmmm涨知识了……
90L
2333所以我们静等就好了对吗。
91L
等等这特么是时限操作?我还来得及把我上面的话删了吗???
92L
下面请欣赏楼上几位的手速表演。
93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头掉含光君回来之前你们还来得及……但愿老祖没有让他看手机屏幕。
94L
……我,凉凉。
95L
+1+1。说太多删不了了。
96L
那完了,含光君肯定是要看屏的。
天台还有位置吗。挤挤。
97L
!!!
98L
不!!!你们去看楼主个人主页!!!
99L
……死定预备。
100L
啊我评论没删……

管理员通知:
        本帖因发表不当言论被永久封禁。
[无效链接]

另:
       后续讨论移步此贴:
       [链接—变猫病科普与含光君]

赶在2018年底填完了(趴)
一个鸽子(假的)如实回答。
元……元旦快乐。
                                               —END—



#闪恩#一个片段

     

        那冀以锁神明的,神造的锁链,是否曾锁住某位半神之子的心?
       恩奇都不知道。但当他走出树林的那一刻。当他被带到母神面前的那一刻。他的命运就已经确定。
        他生来就要与那位金发红眸的王者相伴。他们并肩行走在乌鲁克城里,耳旁洋溢着人世间最热烈的祝福。
        当他在某个清晨登上高岗,狂风吹着白袍猎猎作响。而在晨光熹微的彼端。年轻的乌鲁克王向他伸出了手。
        那是一个无声的邀请。来啊,我们天生就该相伴,天生就该并肩守护脚下的这片广大土地。
        于是恩奇都微笑起来。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那只手。
        当时的他们谁也没有预料到死亡的来临。神给予的性命又要被神夺走。承受这一切的,只能是恩奇都。
        在最后的恍惚之际,他依稀看到那位金发红眸的王者俯下身来,像是要给他一个作别的吻。
        故事结束,但你我却并非悲剧。因为理想已实现,而未来也可期。
                                                       —END—
中间用了pv内容。                                                        

……混更产物×2。
毛笔是个好东西。

#默读#舟渡#月圆#

#默读#舟渡#月圆#

那什么,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结局的开头……
中秋快乐_(:з∠)_
卸了猫耳的我,没听上亲妈的中秋番外,有点沮丧(

01.
       费渡推门进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近晚。
        这是自他开始加班生涯后少有的准时下班的一天。骆闻舟还没有回来,据说是被个什么有点麻烦的案子困住了——毕竟犯罪分子又不过中秋。
        但费渡还是给他打了电话,骆队那里估计正忙,一阵翻文件的哗哗声,但还是忙里偷闲地对电话那边的费总叨叨:“我不回去你也别喝酒!”
        费渡拿着手机,顺眼瞟了一下旁边的酒柜,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当然。”
         费渡挂了电话,起身拨开绕到他脚下的骆一锅,道:“他今晚不会回来了。”
        但锅总并没有要走的态度,还端端正正地堵在费总的必经之路上,大有就算今天那原来的两脚饭票不回来,你也得临时充当的意思。
        费渡失笑,小心翼翼地绕过横卧在正中的锅总,打开冰箱取了一罐猫罐头,给这位大爷先供了一盒中秋特供。
       接着刚刚还在电话里信誓旦旦不喝酒的费总就迅速转身,掏出一把不知道从哪
配来的钥匙,在骆一锅的注视下三下五除二开了骆闻舟锁死的酒柜,挑拣出一瓶看着还可以的,熟练地开了瓶。
        一看就是平日里在骆队“很严”的看管下偷酒练出来的。
       费渡最后还是没多倒,只给自己倒了个杯底。他放下红酒瓶,手一顿,转回身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盒月饼。
       毕竟是中秋,毕竟是有骆闻舟。
        骆一锅闻到酒香,连它老人家的中秋特供也不管了,意意思思地绕到费总脚下喵了几声,意味不可说是不明显。
       费渡拿脚尖碰了它一下:“你就不怕他回来发现?”
       锅总想到费渡以往那“一笔一笔的血债”,整只猫都炸了一下。
       费渡就着手机和红酒啃起了干月饼——当然主要是前两样。他就这么坐了半个小时,直到门锁咔哒一声响。
        骆闻舟不是说不回来的吗!
        人赃俱获的费总和酒足饭饱的锅总,就这么被吃了一肚子风和堵车尾气的骆队,当当正正地堵在了客厅里。
  

                                                —TBC—  
然后……然后会有的。
等等让我先肝一会作业(
再次强行祝各位中秋快乐(´ε` )♡

关于一个脑洞。

       低配吃鸡玩出来的脑洞。和 @Anine09 一起商量的。   
       带脑子正面杠枪还因人而异打到吃鸡旧剑x战术需要万年老苟苟草丛苟到吃鸡梅林,可能略ooc。梅林人妖号可以有。id就是魔法梅莉。
        两个腹黑的故事。
        其实梅林本人也是个殴打爱好者,然而由于一直以来的战术原因(。)emmm。
        我设想的大概就是你一开始先准备平安无事苟草丛等时机,我一枪过去一不小心爆了你头,从此边记仇边千里缘份一线牵(……)
        所以说,遇是一段缘,全靠网线牵。  
        当然梅林万年老苟并偶然上场殴打(喂)以此成功吃鸡。
        然后芙芙就过来咬断了梅林的网线。
        比较倾向写不定期段子。

啊突如其来的开学令人猝不及防。
摸鱼大业进行不了的我……失去信心。

#曦孤#存脑洞和开头#

        最终从那个雨夜走出来的,不是曦月也不是孤剑,而是唐刀。
       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死在了魍魉的围攻下,然而走出来的从始至终都只能有一个人。
         那似乎是他们既定的宿命。
开头部分:
        我最开始是在绝情谷边缘遇到他的。
        那是个暗沉沉的黄昏,我在绝情谷边缘寻找着入谷的路,却遇到了那样一个怪人。
        那人黑发金眸,手里提着一把似刀似剑的兵器。正靠在一棵树下,手扶着额头。
        我本着一颗善心上前去看了看,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却揉着额头道:“我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
        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在心底估量起他是疯子的可能性,谨慎道:“此言何解?”
   

其实这个应该是老梗了,关于唐刀的宿命问题。
全篇讲的是精分唐刀的故事,穿插了n段曦孤未合体(……)之前的记忆。
无剑大佬今天还是没有性别呢2333

就一个从评论来的脑洞。
费渡:我不是凝视深渊的人,我就是深渊。
骆闻舟:我不是深渊,我是把深渊睡了的人。



如果有人写过的话记得提醒一下(。)